当前位置:齐鲁经济网
    “首富”闯关东:王健林、许家
    分享: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7-29

中国近代四大移民潮中,闯关东曾被认为“算得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人口移动之一”。从建国前农民远赴东北开荒种地、到建国后东北成为“重工业摇篮”,再到十余年来的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浪潮——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类型的“闯关东”故事。这次,引人关注的是互联网。

近日,马云率领阿里团队开始“闯关东”。在他之前,还有腾讯、京东等互联网企业大手笔投资东北。从“投资不过山海关”到“投资必过山海关”,投资热潮形成背后,究竟是什么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东北又为何成为互联网的“新天地”?

“首富”闯关东

距离正式退休还有不到60天,马云去了哈尔滨,宣布了阿里最新的东北投资计划。按照阿里巴巴集团与黑龙江省人民政府达成的战略合作,双方将在数字农业、企业上云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用马云的话说,阿里巴巴集团投资要出山海关,首战最东北,与黑龙江签约项目近期要见效。

马云不是今年第一个闯关东的“首富”。

今年5月15日,王健林出现在万达集团与沈阳市政府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的签约仪式上,宣布将在已完成投资250亿元的基础上,在沈阳再投资800亿元;随后在6月12日,马化腾一行远赴东北,当天腾讯分别与辽宁省及沈阳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落子工业互联网、云计算、智慧城市等领域;马化腾前脚刚走,在6月15日,恒大集团许家印在沈阳宣布将斥资1200亿在沈阳建设新能源汽车整车、电池、电机三大生产研发基地。可以说,就在5月及6月两个月,仅万达恒大两笔合作,未来就将有两千亿真金白银投向东北。

不光是首富集中“闯关东”,早在2018年1月,京东宣布计划未来三年在东北投资超200亿元,推进东北产业升级、增加就业机会、注入技术创新动力和升级零售服务,助力东北振兴发展。

作为新中国重工业的摇篮,东北老工业基地曾经书写过光荣与梦想。早在2003年底,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就已经启动。引人关注的是,自2014年起,东北三省的GDP增速一直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16年辽宁省甚至出现负增长态势,人才、技术等创新资源流失严重。2016年4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对外发布,再次拉开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的大幕。

近一个月来政策支持风向更为密集。中央高层和部委紧锣密鼓地展开调研和部署,加快推进东北振兴。日前,中央高层在辽宁考察时还强调,实现东北振兴关键在改革开放。6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会议上,还透露国家将设立东北振兴专项转移支付给予倾斜支持。

互联网超越了房地产?

在众多产业中,房地产和互联网在过去的十年间,应该是与人口红利关系最为密切的两个。不过,当前对于东北而言,不管是房地产还是互联网,与过去两大行业的黄金时代相比,确实已失去了很大的“C端优势”。

先看房地产。在过去十余年,房地产曾被不少地方政府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但房地产商在东北的日子,似乎并没有在其他区域那么风生水起。

去年9月底,有媒体根据2018年前三季度全国31个省区直辖市的GDP和房地产投资额数据,计算出了各地的房地产依赖度,吉林省和黑龙江省排名在末五位之内,辽宁省排名末第十。显示出,在东北三省的产业经济贡献中,房地产并非主力。

从今年4月一则关于鹤岗房价的新闻中可以管窥东北楼市的其中一面。该新闻称,鹤岗在售的二手房中,总价最低的一套仅为1.9万元,房屋面积73平米,折合均价260元每平米。

而根据官方数据,2019年上半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75786万平方米,同比下降1.8%,其中东北地区商品房销售面积3063万平方米,下降8.3%,降幅在全国四个区域中位列第一。

对于东北楼市相对平淡,有声音指出源自于一部分本地人在国企就业可以解决住房需求,而在近几年人口外流的大环境下,外来需求也相对较少。数据显示,2018年末,东三省常住人口减少了38.57万,其中辽宁减少了9.6万,吉林减少了13.37万,黑龙江减少了15.6万。另有数据显示,在2016至2018的三年间,东北三省常住人口总共减少了74万。

在全国诸多城市中,东北地区人口下滑城市显得颇为突出。东北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14年—2017年间,我国常住人口、人口密度双下滑的城市共计18座,东北占14席,包括鹤岗、大庆、佳木斯等。可以说,在人口红利上,东北三省确实优势相对不大。

再看互联网。2008年,中国的互联网人口第一次超过美国,而iPhone的诞生又为全球迈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猛推一把。在过去的十年,不光是在中国、放眼全球都是移动互联网爆发激荡的黄金时期: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不仅仅是C端用户爆发式增长,更是催生了诸多新的经济业态,带来数十亿中国人的消费与生活方式大变革,同时也带来了中国消费级互联网的黄金十年。

但这十年间,东北的互联网声音相对微弱,一大亮点就是此前几年直播与短视频在东北兴起,网络上也有声音调侃东北新三宝是直播喊麦以及撸烧烤。随之而来的是,“逐渐消失的东北互联网”、“东北到底有没有互联网”、“东北是不是错过了整个互联网时代”等话题也开始在网络引发热议。

尽管这些疑问暂时没有答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互联网C端用户暴增的红利期,已经过去了。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规模达11. 36亿,首次出现连续两个月环比下跌。

AT在B端时代的选择

在今年这波“闯关东”浪潮中,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跨过山海关加大投资布局,在媒体中引发热议。

互联网上半场,在互联网公司的业务版图开拓中,东北被认为不是重点区域。在知乎上以“东北三省的互联网创业氛围怎么样?”为主题的问答中,一个回答调侃在东北创业之难引人深思:“某个人,当他有个很好的idea,准备在东北创业。他发现:我去哪里招人?没人!都去了北上广。我去哪里融资?没钱!找投资人?没有……”

当下,吃C端流量红利爆发的巨头们,早已在流量争夺上杀红了眼。在消费互联网享受红利缔造奇迹的时候,辽宁等东三省被巨头忽视,但随着人口红利消退,互联网开始进入下半场,互联网巨头们开始将改造对象从C端转移到B端,打开新的增量空间。

今年是中国5G元年。高速、高密度、低延时等特性,让5G发挥空间不再局限于通话、游戏和短视频。工信部高层曾指出,将来20%左右的5G设施是用于人和人之间的通信,80%将用于人与物、物与物的通信。如果说,5G刚开始的应用场景以消费为主,但最终产业的落地将是重头戏。5G将为包括工业互联网、农业互联网在内的产业互联网爆发打开一扇技术大门。

普华永道预计称,到2025年,T to B to C模式给科技企业带来的整体市值将高达40至50万亿元。新的蓝海亟待开辟。可以说,腾讯、阿里在今年默契选择投资东北,就与两者在to B赛道加速布局密不可分。

仅以腾讯为例,2018年9月30日,腾讯宣布了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方案,将 to B业务单独列出,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对于这一调整,马化腾指出,腾讯的目标并不是简单一个云收入,而是整个服务从消费转向产业互联网这个未来大的风口,为这个大浪潮而做积极准备。他认为,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下一阶段,因为人口数量这个红利已经没有太多。

产业互联网红利诱惑下,巨头们集体入场啃下2B硬骨头,东北极有可能成为一块肥沃的待垦地。人民日报在去年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东北振兴根本的矛盾、症结还在破题之中,发展道路上的拦路石,依然是体制机制性问题,是产业结构性问题。但随着5G快速推进,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与能源、装备制造深度融合,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就成为新技术落地的重要场景,也为东北振兴打开了新的机遇之门。

“首富”闯关东:王健林、许家

信息评论
© 齐鲁经济网 鲁ICP备1400880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鲁)-非经营性-2015-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