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齐鲁经济网
    辅仁药业“戴帽”:实控人河南首富变脸成老赖 其他应收款激增1
    分享: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9-04

辅仁药业上周连续3个涨停板的“雄风”不再,9月3日,被实施其他风险提示,更名“ST辅仁”,并在开盘直接一字跌停。

至于“戴帽”的原因,辅仁药业披露的公告称,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情况。

祸不单行,除了戴帽“ST”外,辅仁药业亦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控股股东股权被冻结及债务逾期等其他风险。

对于曾被冠以河南首富之名的辅仁药业董事长控股股东朱文臣而言,如今辅仁药业无疑到了至暗时刻。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以来,朱文臣为列入被执行人13次,失信被执行人2次。

上交所:内部管理存严重缺陷

截至目前,辅仁药业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借款余额、连带责任担保分别为16.4亿元、1.4亿元,其中尚有担保余额6202万元。

辅仁药业在发布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告中提到,提供借款、担保这些事项未经公司有决策权限的决策机构批准,符合《股票上市规则》的“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或违反规定决策程序对外提供担保,情形严重的”规定情形,且预计一个月内无法解决。

根据相关规定,辅仁药业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实施“其他风险警示”。9月2日,辅仁药业停牌一天,从3日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戴帽“ST”。

在上交所发给辅仁药业问询函中,上交所认为,占用资金及违规担保反映出辅仁药业内部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并要求辅仁药业、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进一步核实并披露相关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具体情况,以及是否存在其他尚未披露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

辅仁药业、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还要按照上交所的要求核实并披露相关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发生过程、决策者及相关责任人。辅仁集团及关联方应当制订可行的计划和时间表,尽快偿还违规占用资金,消除违规担保的情形。

某私募机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从整体的形态来看,上市公司的股东未经过上市公司决策层的允许,出现了对外担保、占用资金等情况,从公司的角度出发,上市公司与股东存在一个连带风险,股东出了问题连累到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发生了风险,同样也会牵扯到股东。另外,对于投资者来说,他们并不清楚辅仁药业背后股东的操作,也不知道暗含风险有多大,如果未及时披露的话,就会损害投资者利益。

其他应收款较上期增长10428.7%

值得关注的是,8月27日至29日,辅仁药业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股价累计涨幅达33%。有观点认为,或是受到医药政策利好的影响。

在斩获3连板后,8月30日盘中,辅仁药业一波上扬走势后,开始下跌,收盘报7.74元/股,跌9.05%。龙虎榜显示,当日辅仁药业净卖出6287万元。

当日,辅仁药业公告称,控股股东辅仁集团累计被冻结2.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45.03%,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00%,且存在多次轮候冻结情形。

2019年半年报显示,辅仁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7.7亿元,同比下降10.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9亿元,同比下降11.45%。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辅仁药业总负债54.47亿元,资产负债率48.4%。在流动资产中,应收账款29、84亿元,较上期期末增长5.14%,其他应收款18.35亿元,较上期末增长10428.7%。

对于其他应收款大幅度增长,辅仁药业解释为,“系关联方借款所致”。

2019年半年报显示,辅仁药业向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提供资金15.23亿元,向辅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供资金2.81亿元,向其他关联公司提供资金1233.5万元,合计18.16亿元。

相比而言,辅仁集团等关联方向上市公司提供资金仅有1.81亿元。辅仁药业表示,由于存在关联借款,导致公司及子、孙公司的部分债务出现逾期。据8月20日,辅仁药业披露信息显示,逾期债务本息合计7.76亿元。

分红爽约!17亿现金去向成谜

除了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及债务逾期等外,因此前“分红爽约”,辅仁药业账面上货币资金备受关注。

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本期末,辅仁药业账面货币资金1.34亿元,占总资产的1.2%,较上期期末的16.6亿元下降92%。另被冻结的货币资金为1.27亿元。

据记者了解,辅仁药业原定于7月22日派发现金红利6270万元,但到了7月19日,辅仁药业变卦,称无法按原计划发放现金分红。

在上交所的问询下,辅仁药业表示,公司资金压力较大,日常经营或会受到影响。

在2019年一季度报中称有18.16亿元的货币资金的辅仁药业却在回复上交所时表示,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的现金总额仅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受限现金比例达到96.85%。

记者注意到,2019年第一季度报提到的账面上18.16亿元货币资金与前述辅仁药业向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及其他关联方提供18.16亿元资金恰巧一致。

近17亿的现金去向是否与向辅仁药业控股股东与关联方提供借款有关,记者致电辅仁药业披露董事会秘书、证券事务代表电话,但却被提醒“你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7月24日,在辅仁药业回复当晚,上交所再次发出问询函,要求辅仁药业对货币资金、负债、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情况进行相关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还未等到辅仁药业的回复,7月27日辅仁药业因涉嫌违法违规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若因立案调查事项被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依据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辅仁药业股票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辅仁药业股东数超2.57万,现在已有股民向辅仁药业发起索赔。

目前正在接受辅仁药业股民维权申请的北京德恒(宁波)律师事务所张志旺律师向记者表示,已接受了百名左右的股民索赔申请,涉及资金在上百万元到几千元不等,河南股民较多。针对索赔区间,目前还存在一定争议,暂定在2019年7月26日之前买入的。

信息评论
© 齐鲁经济网 鲁ICP备1400880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鲁)-非经营性-2015-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