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齐鲁经济网
    90后作家吴清缘:流量让人迷失,数据让人上瘾
    分享:
    浏览: 发布时间:2019-09-26

“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好看的女孩自带烧钱属性”“学会哪一步,月薪飙升至两万”……在当下的自媒体江湖,人们对这样的标题再熟悉不过。9月21日,《萌芽》作者、知乎大V吴清缘携新书《总有鸡汤要毒我》做客上海大夏书店,与牧神文化编辑王辉城聊起自媒体圈的种种怪相。喜欢“自媒体时代的过气文人”这一称呼的吴清缘已出版长篇小说《吴请愿抗占记》、短篇小说集《单挑》,他坦言自己“曾在流量中迷失,希望重新回归小说家身份,不忘写作最初的想法和方向”。

9月21日,上海作协会员、《萌芽》作者、知乎大V吴清缘携新书《总有鸡汤要毒我》做客上海大夏书店,与牧神文化编辑王辉城聊起自媒体圈的种种怪相。主办方供图

自媒体圈有很多浑浊恶臭的乱象

在《总有鸡汤要毒我》中,韩梅梅与李雷被所谓的“人生导师”带进币圈,做起了微商,希冀自己走上成功之路,实现财务自由,却一步步踏入了消费主义的陷阱。

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书?吴清缘说,如果百度搜索“鸡汤”这个词条,跳出来的是那些暖心励志的文字片段。“鸡汤最初的盛行要追溯到十多年前,那时候都是《知音》《读者》上面的励志小故事。近几年的鸡汤有所变化,前面要加一个‘毒’字。因为暖心文字的背后是一些似是而非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在很多时候很要命,所以是‘毒’。”

王辉城回想自己曾看过一个小故事,说东欧有一个科学家,小时候被老师侮辱,多年后回到学校开讲座,老师在台下说我当初不该侮辱你。“我读书时就很想有老师侮辱我,我就能发奋图强,变成一个大科学家,回去报复一下老师。但‘被侮辱’根本不是成功的必要条件啊。”

吴清缘表示,自己从高中开始写小说,经历过“投稿、编辑审稿、改稿、发稿”这样的纸媒时代发表路径,也试着在知乎上写答案,在一年里有了二十万粉丝。“到2016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很多杂志处境艰难,有的发行量大幅度下降,有的甚至发不出稿费。与之对应的自媒体渐渐崛起,比如知乎、微信公众号、小红书、今日头条等,流量非常大。换言之,一边是纸媒迅速衰落,一边是自媒体疯狂崛起。”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媒体圈子和我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可以用两个词形容——浑浊、恶臭。当然,不是所有自媒体人都浑浊恶臭,但这里面确实有很多浑浊恶臭的乱象,才会有今天这本《总有鸡汤要毒我》。我在里面罗列了各种各样自媒体套路。”

从“贩卖焦虑”到“消费主义”

自媒体往往有哪些套路?吴清缘举例,最明显的一种是“贩卖焦虑”。

“有一篇爆款文章,标题叫《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这篇文章说摩拜总裁是80后,人家小小年纪已经套现15亿,同样是80后90后的你们只能是读者,是不是被远远甩在身后?这篇文章读上去好像没什么问题,仔细一想其实都是问题。”

吴清缘说:“所有贩卖焦虑的文章,首先告诉你同龄人多么成功,接下来指责你多么失败,你还不紧张,其实最后催生出来都是一把又一把没有任何作用的焦虑。”

他又举例一个经典的贩卖焦虑式标题——《90后月入5万,但他们还是很穷》。“这个标题炸了,月入5万还很穷,那月入只有5万多少分之一的人不就是穷上加穷?这样的标题频繁在朋友圈出现,很吸引注意力。注意力黄金法则就是让你感到恐惧,然后点进去。”

在吴清缘看来,贩卖焦虑不仅仅是为了贩卖焦虑,还引申出很多“下文”。比如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如何证明自己是成功的?穿怎样的衣服,背什么样的包?“于是你会发现,从焦虑到成功,再到收入,再到什么能证明收入,就连起来了。”

“最后就是消费主义,通过消费证明自己的身份。当我的财富不足以支撑那些消费,甚至会借贷度日。当信用卡借完了,还有网络小额贷款,网贷利息非常恐怖,很多人被逼到倾家荡产甚至跳楼。像校园贷就是这样发生的,瞄准的就是大学生。很多年轻人被消费主义一洗脑,就没有正确的消费观,以至于未来人生会出现很多凶险的情况。为什么我说那些东西‘毒’,因为能‘毒’死人。”

吴清缘感慨:“说白了,那些毒鸡汤不是文学的事,自媒体往往会沦为一个生意。当你写东西是为了带货,那就和写作、文学离得远了。从贩卖焦虑到消费主义,消费主义后面还有一套组合拳,还有一套很有毒的东西在等我们。”

写作者要流量,也要取之有道

吴清缘提到,曾经知乎上有个男生创造出了一个完全虚拟的人设:女性、漂亮、有先天心脏病、有青梅竹马的男朋友,有一家花店,因为生活有困难希望筹钱。“他真的筹到了很多钱。筹钱同时也有人质疑他的身份,中间很多话露出了马脚,最终被大家实锤锤死,这应该是知乎早期的黑历史。问题是,那么简单的骗局都把人忽悠进来。”

“从这个事开始,慢慢有人吐槽‘上知乎分享你刚编的故事’。”吴清缘说,为什么编故事会成为一种自媒体风气,归根结底是越离奇荒唐的事越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所以注意力经济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我们可能不再追求真实,也不再追求真诚,猎奇、搞笑甚至低俗反而得到更多认同。在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很多东西变得畸形,人的价值观变得畸形,写作变得畸形。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这样的人还被称为作家,是知乎大V。”

2016年《孤芳不自赏》上映时,吴清缘因为在知乎上吐槽这部剧在网上“备受关注”。“这时候有人说吴清缘怎么不写小说,有人说吴清缘只是黑别人,也有人开始质疑我作家和小说家的身份。对于那些没看过我的文章张口就来的人,我觉得他们没资格说这个事。但也有一部分读者的提醒我是认可的。确实,流量让人迷失,数据让人上瘾。”

这件事过了小半年后,吴清缘重新开始写小说。“我写了一个长篇,但是写得不是特别好。接下来就写这本《总有鸡汤要毒我》,同时又出版了短篇小说集,重新回归小说家身份。我意识到流量不是万能的,自媒体影响力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写作者不能忘记最初的想法和方向。”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觉得追求流量本身不是特别错的事,任何一个写作者最终希望自己的作品能给更多人看到,说到底那也是流量。问题是靠什么获得流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写作者要流量也要取之有道。”吴清缘坦言,自己现在把更多时间精力花在阅读和写作上。

“我现在以两天一本的速度在读书,两周六本,总后悔大学时为什么没有多花点时间在读书上。虽然最近我写东西不多,但是我在大量阅读,试着重回传统状态。只要我持之以恒,即便不能保证写出多么厉害的作品,起码觉得对得起自己。”


90后作家吴清缘:流量让人迷失,数据让人上瘾

信息评论
      
  • 用户:张惠东
  •   作者:
  • 联系电话:[查看作者所有文章]
  • QQ号码:316432335
  • 电子邮箱:qilujingji@163.com.cn
您感兴趣的信息
您感兴趣的分类
© 齐鲁经济网 鲁ICP备1400880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鲁)-非经营性-2015-2025